紛紛揚揚地落滿成空的夜


月淡,風淒,我站在樹影之下,滿懷心事的眺望遠方的那盞燭光,朦朧的光緒無聲的碰撞著心底的欲動,纏綿流連成細瘦的憂傷。看著深夜凋零的落葉,不知我婉轉幾回,才將那份絲絲聲聲刻留下的痕跡。
  
  我收回雙眸,邁出腳步,朝著遠方走去,看著深夜裏無人的路徑,兩旁長滿蓊蓊鬱鬱的樹木,將稀薄的月光密密層層地籠罩住,突然腦海浮現過曾經秋天的情境,將一段段記憶拼湊,飄浮在這無人的黑夜。
  
  當初,我不曾與你相遇,獨自背上行囊,踏上秋的旅途,去欣賞楓葉濃郁而又深沉的美,那漫山的楓葉,像經過夏陽炙烤過後沉澱而下的絢爛,我沒有感傷,沒有難過,眼眸之中只有那幾分欣賞之色。
  
  如今,我滿懷悲切,似乎已熟透人生的濃淡,四季轉換的溫涼,人心的悲歡,命運的安排。當我再次來到曾經走過的那段風景時,早已拾不回最初的情懷,過往遺留下的痕跡,已被悲傷漸漸填充,充滿了落葉中的感傷。
  
  或許最美好的時光總是短暫的,當初離去時,是抱著下一次欣賞的期待而離去的。而當初的期待,固然已變成了如今的惋惜。是對美好心情的惋惜,是對時光流逝的惋惜,是對身心變的深沉的惋惜,這惋惜的背後,是一場回不去的旅行。
  
  我不知道每個人的行囊裏是不是都有值得懷念的風景,它陪伴你走過那段難忘的歲月。那是你永遠不舍揮別的時光,它就這樣靜靜地住在你流年的夢境裏。
  
  有一個人說:‘每一片秋的落葉中,都藏著一段邂逅的故事’。而我邂逅的故事,不僅僅只是一片落葉,而是整一個秋,它伴隨著我心事的步伐,遊弋在沒有魂魄的故土,即使紅塵將我呼喚,我亦然也尋不回最初的幸福。
  
  短暫的相遇,已成為無法蘇醒的夢魘,它停靠在夢魘的門扉,徘徊在我心事的一偶,已揮散不去。似乎在期待夢魘蘇醒的那刻,可心早已沉淪於天涯,再也等不到夢醒。
  
  曾我一直以為,最遠的距離是我站在你面前,你不曾知道我愛你。而今才明白,最遠的距離是我翻山越嶺,依然走不進你心裏。
  
  也許是我心情過於悲傷,哪怕有全世界相陪,在我心裏也會覺得孤單。人前的歡笑,永遠不會瞭解人後的感傷。那份歡笑的背後,不知是經過多少個午夜,所留下的眼淚所灌溉而成的。有些心事,總會變得無言。
  
  這場秋,註定是離散,便不會相聚。彌望落葉紛飛,心事早已滿懷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