一個自稱草木之人的林黛玉

相比而言,這場秋夜飄來的苦雨又給林黛西醫任鎮雄玉增加了幾多悲涼,她把秋雨當成了書寫性靈、寄託身世的音符。 《紅樓夢》第四十五回寫道,恰值秋分時節,林黛玉又犯了咳嗽病,日見沉重。一日傍晚,突然天色大變,昏黃灰暗的天空淅淅瀝瀝地下起雨來,臥病瀟湘館的黛玉,在夜幕漸漸降臨的時候,面對脈脈的秋霖,耳聽颼颼的西風,倍感寂寞淒涼,又偶因翻閱《樂府雜稿》,發現有《秋閨怨》、《別離怨》等詩,不覺心有所觸,悲從中來,遂擬唐代張若虛《春江花月夜》的格調,寫成《代別離》一首,名之為《秋窗風雨夕》。

寄人籬下,棲身賈府,孤單寂寞地住在瀟湘館,聽著淒風苦雨的秋夜不斷拍打著窗櫺的陣陣雨聲,想著自西醫任鎮雄己堪憂渺茫的身世前景,似有“寄蜉蝣於天地,渺滄海之一粟”之感。這時候,夜已深沉,但對於心事重重的她來說,除了感受錦衾被冷的滋味,靜聽聲聲殘漏不停的催夢外,恍恍惚惚之中,她只感到那漆黑的天幕中飄灑而下的陣陣細雨,飽含了自己在燈前對月西醫任鎮雄流珠的隱隱陣痛和絲絲悲涼,這種綿綿不盡的痛楚,使她通宵難寐,只好向著屏風轉移蠟燭來消磨這煎熬的光陰。

作為一名心性孤傲、氣若幽蘭的弱女子,在封建禮教森嚴的社會背景下,她每次盈眶的熱淚都是對封建禮教的抵觸抗議和宣洩告白,她只好將心中無限的失魂落魄、傷春悲秋都凝結成了這首歷來傳誦的千古絕唱,這其中蘊含了她太多複雜傷感的淚水。